滨绮真诸最惨烈的一部

滨绮真诸最惨烈的一部

先祖吉林氏在清道光年间亦为仪邑名医之冠,声播一时,凡教授及门弟子全以是书为依归。肝积肥气,用前汤煎熟待冷,却以铁气烧通红,以药淋之,乘热服。

 )自汗在太阳,为风邪,桂枝汤证也;在阳明,为热越,白虎承气汤证也。圣人之知存亡进退,而不失其正,亦自然者也。

肺脉有病,其外证面白、善嚏、悲愁不乐、欲哭,其内证脐右有动气,按之牢若痛。 大肠病证,与胃相及,肠呜濯濯,感寒即泄,当脐而痛,不能久立。

心脉浮大,肺脉浮涩,肝脉沉弦,肾脉沉实。若其人平素津枯,兼有停滞,则有谵语、发狂、舌胎黄黑、大便不通之患;平日阴虚,则有头面赤热、足膝逆冷、至夜发热之患;至于呃哕、冷汗、喘乏、烦扰、痪疯等证,皆由误治所致也。

两者不和,若春无秋,若冬无夏,因而和之,是为圣度。)有声无物曰干呕,有物无声曰吐,有声有物曰呕吐,多由表邪传里、里气上逆也。

天地何所根据附,曰∶自相根据附。人不病而死,甚言其证之危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