逢迟

逢迟

獨可故當燒之乎?子為天地問疑,吾主為天談,非子之私也,俱共公事,何須謝哉?

慎之慎之,勿枉行刑,初雖勞意,後被其榮。 其意盖谓燥证当以温润之药治之耳。

既可揉去,则凡心之失其常者,无莫非病,且无莫不可揉而复之也。 諸神使白,各且相謂曰:

若此,天反當主舍此惡人反逆之子邪?可?哉,可?哉。

相氣微氣少所而化,乃其中國,固多惡少善,故不敢多具其樂也。真人豈知此禁重邪?

昧者訾为杂乱,乃无识也。不识者,见其外证似寒,用寒讶其相反。

Leave a Reply